Current Taipei Time

3/27/2018

中國文史記錄台灣雜燴


後漢書 東夷列傳
"會稽海外有東鯷人,分為二十餘國。又有夷洲及澶洲。傳言秦始皇遣方士徐福將童男女數千人入海,求蓬萊神仙不得,徐福畏誅不敢還,遂止此洲,世世相承,有數萬家。人民時至會稽市。會稽東冶縣人有入海行遭風,流移至澶洲者。所在絕遠,不可往來。"

二年春正月,魏作合肥新城。詔立都講祭酒,以教學諸子。遣將軍衞溫、諸葛直將甲士萬人浮海求夷洲及亶洲。亶洲在海中,長老傳言秦始皇帝遣方士徐福將童男童女數千人入海,求蓬萊神山及仙藥,止此洲不還。世相承有數萬家,其上人民,時有至會稽貨布,會稽東縣人海行,亦有遭風流移至亶洲者。所在絕遠,卒不可得至,但得夷洲數千人還。"

權欲遣偏師取夷州及朱崖,皆以諮遜,遜上疏曰:「臣愚以為四海未定,當須民力,以濟時務。今兵興歷年,見衆損減,陛下憂勞聖慮,忘寢與食,將遠規夷州,以定大事,臣反覆思惟,未見其利,萬里襲取,風波難測,民易水土,必致疾疫,今驅見衆,經涉不毛,欲益更損,欲利反害。又珠崖絕險,民猶禽獸,得其民不足濟事,無其兵不足虧衆。今江東見衆,自足圖事,但當畜力而後動耳。昔桓王創基,兵不一旅,而開大業。陛下承運,拓定江表。臣聞治亂討逆,須兵為威,農桑衣食,民之本業,而干戈未戢,民有饑寒。臣愚以為宜育養士民,寬其租賦,衆克在和,義以勸勇,則河渭可平,九有一統矣。」權遂征夷州,得不補失。"

三國 臨海水土志  丹陽太守沈瑩
夷州  (宋 太平御覽紀錄)
《臨海水土志》曰:夷州在臨海東南,去郡二千里。土地無雪霜,草木不死。四面是山,眾山夷所居。山頂有越王射的,正白,乃是石也。此夷各號為王,分畫土地,人民各自別異。人皆髡頭穿耳,女人不穿耳。作室居,種荊為蕃鄣。土地饒沃,既生五谷,又多魚肉。舅姑子歸男女,臥息共一大床。交會之時,各不相避。能作細布,亦作班文布,刻畫其內,有文章,以為飾好也。其地亦出銅、鐵,惟用鹿矛以戰斗耳。磨礪青石,以作矢鏃、刃斧,環貫珠珰。飲食不潔。取生魚肉,雜貯大器中,以鹵之,歷日月乃啖食之,以為上肴。呼民人為「彌麟」,如有所召,取大空材,材十餘丈,以著中庭。又以大杵,旁舂之,聞四五里,如鼓,民人聞之,皆往馳赴會。飲食皆踞相對。鑿木作器,如狶槽狀,以魚肉腥臊安中,十十五五共食之。以粟為酒,木槽貯之,用大竹筒長七寸許飲之。歌似犬嗥,以相娛樂。得人頭,斫去腦,駁其面肉,留置骨,取大毛染之,以作鬢眉發編,具齒以作口,自臨戰斗時用之,如假面狀。此是夷王所服。戰得頭,著首。還,於中庭建一大材,高十餘丈,以所得頭差次掛之。歷年不下,彰示其功。又甲家有女,乙家有男,仍委父母往就之居,與作夫妻,同牢而食。女以嫁,皆缺去前上一齒。
又曰:安家之民,悉依深山,架立屋舍於棧格上,似樓狀。居處飲食,衣服被飾,與夷州民相似。父母死亡,殺犬祭之,作四方丞以盛尸。飲酒歌舞畢,仍懸著高山巖石之間,不埋土中作冢槨也。男女悉無履。今安陽羅江縣民,是其子孫也。皆好猴頭羹,以菜和中,以醒酒;雜五肉,臛不及之。其俗言:「寧自負人千石之粟,不愿負人猴頭羹臛」。


流求國,居海島之中,當建安郡東,水行五日而至。土多山洞。其王姓歡斯氏,名渴剌兜,不知其由來有國代數也。彼土人呼之爲可老羊,妻曰多拔荼。所居曰波羅檀洞,塹柵三重,環以流水,樹棘爲籓。王所居舍,其大一十六間,雕刻禽獸。多鬥鏤樹,似橘而葉密,條纖如發然下垂。國有四五帥,統諸洞,洞有小王。往往有村,村有鳥了帥,並以善戰者爲之,自相樹立,理一村之事。男女皆以白糸寧繩纏髮,從項後般繞至額。其男子用鳥羽爲冠,裝以珠貝,飾以赤毛,形制不同。婦人以羅紋白布爲帽,其形正方。織鬥鏤皮並雜色糸甯及雜毛以爲衣,制裁不一。綴毛垂螺爲飾,雜色相間,下垂小貝,其聲如佩,綴璫施釧,懸珠於頸。織藤爲笠,飾以毛羽。有刀、槊、弓、箭、劍、鈹之屬。其處少鐵,刃皆薄小,多以骨角輔助之。編糸寧爲甲,或用熊豹皮。王乘木獸,令左右輿之而行,導從不過數十人。小王乘機,鏤爲獸形。國人好相攻擊,人皆驍健善走,難死而耐創。諸洞各爲部隊,不相救助。兩陣相當,勇者三五人出前跳噪,交言相罵,因相擊射。如其不勝,一軍皆走,遣人致謝,即共和解。收取鬥死者,共聚而食之,仍以髑髏將向王所。王則賜之以冠,使爲隊帥。無賦斂,有事則均稅。用刑亦無常准,皆臨事科決。犯罪皆斷於鳥了帥;不伏,則上請於王,王令臣下共議定之。獄無枷鎖,唯用繩縛。決死刑以鐵錐,大如箸,長尺餘,鑽頂而殺之。輕罪用杖。俗無文字,望月虧盈以紀時節,候草藥枯以爲年歲。

  人深目長鼻,頗類於胡,亦有小慧。無君臣上下之節、拜伏之禮。父子同床而寢。男子拔去髭鬢,身上有毛之處皆亦除去。婦人以墨黥手,爲蟲蛇之文。嫁娶以酒肴珠貝爲娉,或男女相悅,便相匹偶。婦人產乳,必食子衣,產後以火自炙,令汗出,五日便平復。以木槽中暴海水爲鹽,木汁爲酢,釀米麥爲酒,其味甚薄。食皆用手。偶得異味,先進尊者。凡有宴會,執酒者必待呼名而後飲。上王酒者,亦呼王名。銜杯共飲,頗同突厥。歌呼蹋蹄,一人唱,從皆和,音頗哀怨。扶女子上膊,搖手而舞。其死者氣將絕,舉至庭,親賓哭泣相吊。浴其屍,以布帛纏之,裹以葦草,親土而殯,上不起墳。子爲父者,數月不食肉。南境風俗少異,人有死者,邑里共食之。

  有熊羆豺狼,尤多豬雞,無牛羊驢馬。厥田良沃,先以火燒而引水灌之。持一插,以石爲刃,長尺餘,闊數寸,而墾之。土宜稻、梁、沄、黍、麻、豆、赤豆、胡豆、黑豆等,木有楓、栝、樟、松、楩、楠、杉、梓、竹、藤、果、藥,同於江表,風土氣候與嶺南相類。

  俗事山海之神,祭以酒肴,鬥戰殺人,便將所殺人祭其神。或依茂樹起小屋,或懸髑髏於樹上,以箭射之,或累石系幡以爲神主。王之所居,壁下多聚髑髏以爲佳。人間門戶上必安獸頭骨角。

  大業元年,海師何蠻等,每春秋二時,天清風靜,東望依希,似有煙霧之氣,亦不知幾千里。三年,煬帝令羽騎尉硃寬入海求訪異俗,何蠻言之,遂與蠻俱往,因到流求國。言不相通,掠一人而返。明年,帝復令寬慰撫之,流求不從,寬取其布甲而還。時倭國使來朝,見之曰:「此夷邪久國人所用也。」帝遣武賁郎將陳棱、朝請大夫張鎮州率兵自義安浮海擊之。至高華嶼,又東行二日至郤鼊嶼,又一日便至流求。初,棱將南方諸國人從軍,有崑崙人頗解其語,遣人慰諭之,流求不從,拒逆官軍。棱擊走之,進至其都,頻戰皆敗,焚其宮室,虜其男女數千人,載軍實而還。自爾遂絕。

北史 卷九十四列傳第八十二  流求國
同隋書流求國

" 流求國死無棺槨"

"其海外雜國,若耽浮羅、流求、毛人、夷亶之州"

  方輿勝覽
13
"湄州山去郡東北七十里在海上與流求國相望"
14
"其海外雜國,若耽浮羅、流求、毛人、夷亶之州"
41
"又有西南韋畨及蘇綺羅坐夜囬計利流求謂之生蠻"

新唐書 《志第三十一 地理五》  流求
"泉州清源郡,上。本武榮州,聖歷二年析泉州之南安、莆田、龍溪置,治南安,後治晉江。三年,州廢,縣還隸泉州。久視元年復置。景雲二年更名。土貢:綿、絲、蕉、葛。戶二萬三千八百六,口十六萬二百九十五。縣四:自州正東海行二日至高華嶼,又二日至濆嶼,又一日至流求國。晉江,上。開元八年析南安置。北一里有晉江,開元二十九年,別駕趙頤貞鑿溝通舟楫至城下;東一里有尚書塘,溉田三百餘頃,貞元五年刺史趙昌置,名常稔塘,後昌為尚書,民思之,因更名;西南一里有天水塘,灌田百八十頃,大和二年刺史趙棨開;有鹽。南安,緊。武德五年以縣置豐州,並析置莆田縣,貞觀元年州廢,二縣來屬。有鹽,有鐵。莆田,上。武德五年析南安置。西一里有諸泉塘,南五里有瀝潯塘,西南二里有永豐塘,南二十里有橫塘,東北四十里有頡洋塘,東南二十里有國清塘,溉田總千二百頃,並貞觀中置;北七里有延壽陂,溉田四百餘頃,建中年置。仙游。中。本清源,聖歷二年析莆田置,天寶元年更名。"

北宋 太平御覽 流求國 977 李昉 同隋書

北宋 太平寰宇記 流求國  樂史(930~1007)  同隋書 加 風俗物產

文獻通考 馬端臨 1307
琉球 (似隋書
《卷一百五十三·兵考五》
「前代征琉球,討黨項,豈非府兵乎?」帝曰:「募兵專於戰守,故或可恃;至民兵,則兵農其業相半,可恃以戰守乎?」安石曰:「唐以前未有黥兵,然亦可以戰守。臣以為募兵與民兵無異,顧所用將帥何如爾。」
《卷三百二十七·四裔考四》
16 ○琉球
17 琉球國居海島,在泉州之東,有島曰彭湖,煙火相望,水行五日而至。上多山洞。其王姓歡斯氏,名渴刺兜,不知其由來有國世數也。彼土人呼之為可老羊,妻曰多拔茶。所居曰波羅檀洞,塹柵三重,環以流水,樹棘為藩。王所居舍,其大一十六閒,雕刻禽獸。多鬥鏤樹,似橘而葉密,條纖如之下垂。國有四五帥,統諸洞,洞有小王。往往有村,村有鳥了帥,並以善戰者為之,自相樹立,主一村之事。男女皆以白繩纏,從項後盤繞至額。其男子用鳥羽為冠,裝以珠貝,飾以赤毛,形制不同。婦人以羅紋白布為帽,其形方正。織鬥鏤皮並雜毛以為衣,制裁不一,綴毛垂螺為飾,雜色相閒,下垂小貝,其聲如。綴施釧,懸珠於頸。織滕為笠,飾以毛羽。有刀、槊、弓、箭、劍、鈹之屬。其處少鐵,刀皆薄小,多以骨角輔助之。編為甲,或用熊豹皮。王乘木獸,令左右輿之,而導從不過十數人。小王乘機,鏤為獸形。國人好相攻擊,人皆驍健善走,難死耐創。諸洞各為部隊,不相救助。兩軍相當,勇者三五人出前跳噪,交言相罵,因相擊射。如其不勝,一軍皆走,遣人致謝,即共和解。收撒死者聚食之,仍以髑髏將向王所,王則賜之以冠,便為隊帥。無賦斂,有事則均稅。用刑亦無常準,皆臨事科決。犯罪皆斷於鳥了帥,不服則上請於王,王令臣下共議定之。獄無枷鎖,唯用繩縛。決死刑以鐵錐,大如著,長尺餘,鉆頂殺之。輕罪用杖。俗無文字,望月虧盈以紀時節,草木榮枯以為年歲。人深目長鼻,類於胡,亦有小慧。
18 無君臣上下之節,拜伏之禮。父子同床而寢。男子拔去髭須,身上有毛處皆除去。
19 婦人以墨黥手,為蟲蛇之文。嫁以酒肴珠貝為聘,或男女相悅,便相匹偶。婦人產乳,必食子衣,產後以火自灸,令汗出,五日便平復。以木槽中暴海水為鹽,木汁為酢,米麴為酒,其味甚薄。食皆用手。遇得異味,先進尊者。凡有宴會,執酒者必得呼名而後飲。上王酒者,亦呼王名後銜杯共飲,頗同突厥。歌呼蹋蹄,一人唱,眾皆和,音頗哀怨。扶女子上膊,搖手而舞。其死者氣將絕,至庭前,親賓哭泣相吊。浴其尸,以布帛纏縛之,裹以葦席,襯土而殯,上不起墳。子為父者,數月不食肉。其南境風俗小異,人有死者,邑里共食之。有熊、豺、狼,尤多豬、雞,無羊、牛、驢、馬。厥田良沃,先以火燒,而引水灌,持一插,以石為刃,長尺餘,闊數寸,而墾之。宜稻、粱、禾、黍、麻、豆、赤豆、胡黑豆等。木有楓、栝、松、便、楠、、梓。竹、滕、果、藥同於江表,風土氣候與嶺南相類。俗事山海之神,祭以ゾ酒。戰鬥殺人,便將所殺人祭其神。或依茂樹起小屋,或懸髑髏於樹上,以箭射之,或累石系幡,以為神主。王之所居,壁下多聚髑髏以為佳。人閒門戶上,必安獸頭骨角。隋大業元年,海師河蠻等云:
20 「每春秋二時,天清風靜,東望依稀,似有煙霧之氣,亦不知幾千里。」三年,煬帝令羽騎尉朱寬入海求訪異俗,得河蠻言,遂與蠻俱往,同到琉球國。言語不通,掠一人而反。明年,令寬慰撫之,不從。寬取其布甲而歸。時倭國使來朝見之,曰:「此夷邪久國人所用。」帝遣虎賁郎將陳棱等率兵自義安浮至高華嶼,又東行二日至黿鼊嶼。又一日便至琉球。不從,棱擊走之。進至其都,焚其宮室,虜其男女數千人,載軍實而還。自爾遂絕義安,潮陽部也。旁有毗舍耶國,語言不通,袒裸盱睢,殆非人類。宋淳熙閒,其國之酋豪嘗率數百輩猝至泉之水澳、圍頭等村,多所殺掠。喜鐵器及匙著,人閉戶則免,但取其門環而去。
21 擲以匙著則俯拾之,可緩數步。官軍擒捕,見鐵騎則競剜其甲,遂駢首就﹃。臨敵用鏢,鏢以繩十餘丈為操縱,蓋愛其鐵不忍棄。不駕舟楫,惟以竹筏從事,可摺疊如屏風,急則群舁之浮水而逃。


帝復遣朱寬招撫流求,流求不從。帝遣虎賁郎將廬江陳稜,朝請大夫同安張鎮周發東陽兵萬餘人,自義安汎海擊之。行月餘,至其國,以鎮周為先鋒。流求王渴刺兜遣兵逆戰;屢破之,遂至其都。渴刺兜自將出戰,又敗,退入柵;棱等乘勝攻拔之,斬渴刺兜,虜其民萬餘口而還。二月,己巳,棱等獻流求俘,頒賜百官,進棱位右光祿大夫,鎮周金紫光祿大夫。


宋史
流求國 毗舍邪國
"流求國在泉州之東,有海島曰彭湖,煙火相望。其國塹柵三重,環以流水,植棘爲藩,以刀槊弓矢劍鈹爲兵器,視月盈虧以紀時。無他奇貨,商賈不通,厥土沃壤,無賦斂,有事則均稅。

  旁有毗舍邪國,語言不通,袒裸盱睢,殆非人類。淳熙間,國之酋豪嘗率數百輩猝至泉之水沃、圍頭等村,肆行殺掠。喜鐵器及匙箸,人閉戶則免,但刓其門圈而去。擲以匙箸則頫拾之,見鐵騎則爭剚其甲,駢首就戮而不知悔。臨敵用標槍,繫繩十餘丈爲操縱,蓋惜其鐵不忍棄也。不駕舟楫,惟縛竹爲筏,急則群舁之泅水而遁。"

南宋 諸蕃志
流求國毗舍邪
《流求國》
1 流求國,當泉州之東,舟行約五、六日程。王姓歡斯,土人呼為「可老」。王所居曰波羅檀洞,塹柵三重,環以流水,植棘為藩;殿宇多雕刻禽獸。男女皆以白紵繩纏發,從頭後盤繞;及以雜紵、雜毛為衣,制裁不一。織藤為笠,飾以羽毛。兵有刀稍、弓箭、劍鼓之屬;編熊豹皮為甲。所乘之車,刻獸為像,導從僅數十人。無賦斂,有事則均稅。不知節朔,視月盈虧以紀時。父子同床而寢。曝海水為鹽,釀米曲為酒。遇異味,先進尊者。肉有熊、羆、豺、狼,尤多豬、雞;無牛、羊、驢、馬。厥土沃壤;先用火燒,然後引水灌注,持鍤僅數寸而墾之。
2 無他奇貨,尤好剽掠,故商賈不通。土人間以所產黃蠟、土金、犛尾、豹脯往售於三嶼。
3 旁有毗舍耶、談馬顏等國。
《毗舍耶》
1 毗舍耶,語言不通、商販不及;袒裸盱睢,殆畜類也。泉有海島曰澎湖,隸晉江縣;與其國密邇,煙火相望。時至寇掠,其來不測,多罹生啖之害;居民苦之。淳熙間,國之酋豪常率數百輩猝至泉之水澳、圍頭等村,恣行凶暴,戕人無數;淫其婦女,已而殺之。喜鐵器及匙箸。人閉戶則免;但刓其門圈而去。擲以匙箸,則俯拾之,可緩數步。官軍擒捕,見鐵騎則競刓其甲,駢首就戮而不知悔。臨敵用標槍,系繩十餘丈為操縱;蓋愛其鐵不忍棄也。不駕舟楫,惟以竹筏從事,可折迭如屏風;急則群舁之泅水而遁。

島夷志略  汪大淵 1349
琉球 

元史
琉求國
落漈


皇明祖訓 1395
小琉球國 

明太祖實錄 明洪武二十五年五月初三日 (己丑) 小琉球

星槎勝覽  費信 1436
琉球 (疑為今之琉球)
四次隨鄭和下西洋

大明一統志  李賢 1461
琉球 

使琉球錄 陳侃 1534
小琉球

 殊域周咨錄 嚴從簡 1574
小琉球

閩海贈言 沈有容 1602
東番  

東番記  陳第 1603 (何喬遠 閩書 引用此段)
 東番

明 明實錄神宗實錄
東番
萬曆二年(1573)六月戊申
"福建巡撫劉堯誨揭報廣賊諸良寶總兵張元勛督兵誅剿其逋賊林鳳鳴擁其黨萬人東走福建總兵胡守仁追逐之因招漁民劉以道諭東番合剿遠遁"
萬歷二年十月辛酉
"福建海賊林鳳自彭湖逃往東番魍港總兵胡宗仁參將呼良朋追擊之傳諭番人夾攻賊船煨燼鳳等逃散巡撫劉堯誨請賞賚有差部覆從之"

萬歷三年十月己卯
"提督兩廣凌雲翼奏稱海賊林鳳流突廣福總兵胡守仁追至淡水洋衝沉賊船二十餘只逃往西番"

明 東西洋考 張燮 1617
東西洋考卷五  ○東洋列國考
168 ○東番考不在東西洋之數附列於此
169 雞籠、淡水
170 雞籠山、淡水洋,在彭湖嶼之東北,故名北港,又名東番云。深山大澤,聚落星散,凡十五社(名山記云:社或千人,或五、六百)。無君長、徭賦。以子女多者為雄,聽其號令。性好勇,暇時習走,足躢皮厚數分,履棘刺如平地,不讓奔馬。終日不息,縱之度可數百里。男女椎髻於腦後,裸逐無所避;女或結草裙蔽體。人遇長老,則背身而立,俟過乃行。至見華人,則取平日所得華人衣,衣之。長者為裏衣,而短者蒙其外。凡十餘襲,如襜帷,揚之以示豪侈,別去仍挂於壁,裸逐如初。男子穿耳,女子斷齒,女年十五,斷唇兩旁二齒以此為飾。手足則刺紋為華美,眾社畢賀,費亦不貲;貧者不任受賀,則不敢更言刺紋。男子惟女所悅,娶則視女可室者,遺以瑪瑙一雙,女不受則他往,受則夜抵其家,彈口琴挑之;口琴、薄鐵所制,嚙而鼓之,錚錚有聲。女延之宿,未明便去,不謁女父母。自是宵來晨去,必以星。迨產子,始往婿家,迎婿,婿始見女父母;或云既留為婿,則投以一箒、一鋤,佣作女家,有子然後歸。姙婦產門外,手拄兩杖,跪地而娩,遂浴子於清流焉。人死以荊榛燒坎,刳尸烘之,環匍而哭。既乾,將歸以藏,有祭,則下所烘。居數世一易地,乃悉污其宮而埋於土。他夷人無此葬法也。
171 四序、以草青為歲首。土宜五穀而皆旱耕
172 名山記曰:治畬種禾。山花開則耕,禾熟拔其穂,粒比中華稍長。
173 穀種落地,則禁殺人;謂行好事,從天公乞飯食,比收稻訖,乃摽竹竿於路,謂之挿青。此時逢外人便殺矣。村落相仇,訂兵期而後戰,勇者數人前跳,被殺則皆潰。其殺人者賀之曰:壯士,前殺人也。見殺者,亦賀之曰:壯士,前故見殺也。次日即解嫌,和好如初。
174 其地多竹,大至數拱,長十丈。伐竹構屋,而茨以茅,廣長數雉。聚族以居,無曆日、文字,有大事,集而議之;位置如橫階陛,長者居上,以次遞下,無位者乃列兩旁。至宴會,置壘團坐,酌以竹筒,時起跳舞,口烏烏若歌曲焉。
175 其人精用鏢、竹棅,鐵鏃長五尺九咫,銛甚,攜以自隨;試鹿鹿斃,試虎虎斃,居常,禁不得私捕鹿,冬鹿群出,則約百許人即之,鏢發命中,所獲連山。社社無不飽鹿者。取其餘肉,離而臘之。篤嗜鹿腸,剖其腸中新咽草旨啖之,名百草膏。畜雞任自生長,拔其尾飾旗,射雉亦拔其尾。見華人食雞、雉,輙嘔。
176 居島中,不善舟,且酷畏海;捕魚則於溪澗,蓋老死不與他夷相往來
177 永樂初,鄭中貴航海諭諸夷,東番獨逺竄不聽約。家貽一銅鈴,使頸之,蓋擬之狗國也;至今猶傳為寶。富者至掇數枚,曰:是祖宗所貽云。厥初,朋聚濵海。嘉靖末,遭倭焚掠,稍稍避居山後。忽中國漁者從魍港飄至,遂往以為常。其地去漳最近,故倭每委涎,閩中偵探之使,亦歲一再往。
178 形勝
179 璜山琉璜氣,每作火光,沿山躲鑠沙巴里 大幫坑 大圓、堯港
180 物產
181 薏茨、甘藷(漳名番藷,以其自東番攜來也。《異物志》曰甘藷。似芋,亦有巨魁。去皮,肌肉正白如脂肪。南人專食以當米穀。《南方草木狀》曰:實如拳,皮紫而肉白。蒸鬻食之,味如藷蕷。蒸■〈瞰上火下〉切如米粒,以充糧糗,是名藷糧)、椰、佛手柑、酒(名山記曰:米甘香,採苦草雜米釀之,間有佳者;飲能一斗)、鹿(名山記曰:■〈人鹿〉■〈人鹿〉俟俟,千百為群)。
182 交易
183 夷人舟至,無長幼皆索微贈。淡水人貧,然售易平直。雞籠人差富而慳,每攜貨易物,次日必來言售價不准,索物補償;後日複至,欲以元物還之,則言物已雜,不肯受也。必迭捐少許,以塞所請;不則,喧嘩不肯歸。至商人上山,諸所嘗識面者,輒踊躍延致彼家,以酒食待我。絕島好客,亦自疏莽有韻。
184 論曰:
185 合東洋諸國,僅足當西洋大國之三。呂宋既折入乾系,蠟已非貢夷之舊,直蒙故號,與相羈縻而已。蘇祿、婆羅,賈類藏珠會,均執玉異防,風之後至,同儷日之齊翻,宜其久也。雞籠雖未稱國,自門外要地,故列之附庸焉。

東西洋考卷七  ○餉稅考
萬曆三年。中丞劉堯誨請稅舶以充兵餉,歲額六千。同知沈植條海禁便宜十七事著為令於時商引俱海防官管給,每引征稅有差,名曰引稅:
東西洋每引, 稅銀三兩;雞籠、淡水,稅銀一兩;
其後加增東西洋,稅銀六兩;雞籠、淡水,  二兩

東西洋考卷九  ○舟師考
222 東洋針路
223 從漳州、泉州、過彭湖,南下呂宋
224 太武山用辰巽針七更,取彭湖嶼。
225 彭湖嶼是漳泉間一要害地也。多置逰兵防倭於此,用丙巳針五更,取虎頭山。
226 虎頭山用丙巳七更,取沙馬頭澚。
227 沙馬頭澚用辰巽針十五更,取筆架山。
228 筆架山逺望紅豆嶼,並浮甲山,進入為大港。

271 往雞籠、淡水
272 東番人稱為小東洋,從彭湖一日夜至魍港,
273 又一日夜為打狗仔,
274 又用辰巽針十五更,取交裡林,以達雞籠、淡水。


明 武備誌 卷二三六   1621 茅元儀
小琉球、落漈
附有鄭和航海圖

琉球為現今琉球群島

開元通寶、乾元重寶、太平通寶
五銖錢

集事淵海
  琉球與泉州之島曰彭湖者煙火相望,其人驍健,以刀、矟、矢、劍、鼓爲兵器。旁有毗舍那國,語言不通,袒裸盱睢,殆非人類。

  按:地之相去,近則可望,遠則視之而弗見也。琉球去彭湖不下數千里,山川出雲蜃氣作霧,則光景且伏矣,煙火可得而相望乎?閩中士夫常曰:「霽月登鼓山,可望琉球。」蓋所望者小琉球也,若大琉球,則雖離婁之目,亦豈能明見萬里之遠哉?若曰其人驍健,則誠是也,蓋生有膂力,耐饑渴勞苦,熱壁挽舟之時,雖終日不食,終夜不寢,而亦未嘗告病。匪直賤者若是,雖酋長之貴亦慣勤動,大風暴雨,雖夜必興,相與徒行露立于港逸,以防舟之漂蕩焉,而寒濕不能使之疾也。國無醫藥,民亦不夭札,或壯或老,始生痘,地雖卑濕,而不見有疲癃殘疾之人。是豈盡出于稟賦哉?亦由其薄滋味寡嗜慾,元氣固而腠理密也?第人尚忿争,有不平即以刃殺人,度不免亦剖腹自斃。所用兵器如刀、劍、弓矢之類,亦嚴利勁直。弓稍長如握擔,射則樹于地而兩手彎之,矢可至二百步許。盔甲製以文革,進退節以金鼓,鄰國目爲勍敵焉。其國西南則暹羅,東北則日本,聞東隅有人鳥語鬼形,不相往來,豈即所謂毗舍那國耶?杜氏通典:琉球國王姓歡斯氏,名渴剌兠,土人呼之爲「可老羊」,妻曰「多拔茶」。居舍大十有六間。王乘木獸,令左右輿之。凡宴會,執酒者必得呼名而後飲,上王酒者亦呼王名,然後啣杯共酌。歌呼蹋蹄,音頗哀怨,扶女子上膊,搖手而舞。又曰民間門戶必安獸頭。

琉球與雞籠山 
文獻總整理

華夷圖
華裔圖碑阜昌七年(1136)十月朔岐學上石 (授堂金石文字續跋卷11)
基於唐代賈耽于貞元十七年 (801)完成的海内華夷圖   

古今華夷區域總要圖 1185 流求   (歷代地理指掌圖 明刻版)

佛祖統紀 宋朝志磬大師 1269年
東土震旦地里圖 流求

聲教廣被圖 元朝的李澤民於1330 (無流傳)


混一疆理歷代國都之圖 1402年朝鮮

塞爾登的地圖 (南海) 北港加里林
東西洋航海圖

混一疆理圖 清浚1370 葉盛 水東日記版

大明混一圖

楊子器跋輿地圖

四海華夷總圖 1532 小琉球

籌海圖編 嘉靖 胡宗憲主持、鄭若曾編纂  小琉球 雞籠嶼
鄭開陽雜著  嘉靖 鄭若曾 大小琉球混淆

廣輿圖  1541 嘉靖(元)朱思本、(明)羅洪先
東南海夷圖


皇輿考 1555 嘉靖 張天復
四夷總圖
東南濱海諸夷國

坤輿萬國全圖 明萬曆 利瑪竇 1602 大琉球 (日本版彩圖加註大琉球南方之島為東寧)

山海輿地全圖 1607 琉球

地圖综要 華夷古今形勝圖 1644  吳學儼、李釜源、朱绍本

 兩種海道針經
小琉球
台灣
雞籠 雞浪 圭籠嶼
淡水, 澹水, 湛水
魍港 北港 蚊港
打狗仔 虎仔山 虎頭山
沙馬頭
沙馬岐頭
大灣山 大灣內山
大港
放索番子


皇明一統紀要 顧充 萬歷

皇明職方兩京十三省地圖表  陳組綬 明崇禎九年
皇明大一統總圖
雞籠 淡(澹, 湛)水 北港

大清國道程圖 大冤

日本一鑑 鄭舜功 嘉靖44年
桴海圖經 小東島既小琉球 彼云大惠國

東番 東畨 小東洋 小東島 大惠國
雞籠 雞浪 圭籠嶼
淡水, 澹水, 湛水
魍港 北港 蚊港
打狗仔 虎仔山 虎頭山
沙馬頭
沙馬磯 沙馬磯頭
沙馬岐頭
大灣山 大灣內山


加入書籤 :


6/12/2015

美功鐵道市場: 鐵路整修關閉六個月 (2015/5/13至2015/11/8)


鄰近曼谷的夜功府(Samut Songkhram)有個著名的景點: 美功鐵道市場 (Mae Klong Market). 它之所以著名是因為當地的菜市場攤商與火車爭地, 把攤子擺上了鐵道, 當火車來時攤商們得趕緊退後, 以免被撞到, 火車離開了便又擺回鐵道上. 一天上演數次這種公然與鐵路爭道的奇觀成為此處的觀光特色.

因為此線鐵路老舊破損, 有關單位決定整修鐵路. 所以這段從曼谷吞武里至夜功的鐵路已從2015年5月13日起關閉半年, 預計在2015年11月8日重整修完閉.

原本預定的行程少了一個點.


相關資訊
http://www.thaitravelblogs.com/2015/05/no-trains-through-famous-railway-market-for-six-months/
http://tielandtothailand.com/famous-maeklong-railway-market/
http://taiiwan.com.tw/7276/bangkok-maeklong-railway-market

加入書籤 :


5/04/2015

台中第二市場乃戰前高級日本新移民的新富町市場


讀魚夫之 台中第二市場 不該只是貧窮的記憶
http://www.peoplenews.tw/news/6f717b4a-c6f3-4746-af1f-dd62251ce301

婚後沒多久才被來自高雄的老婆告知台中第二市場的菜頭粿很熱門, 所以這幾年我這假台中人也才會開始走跳於第二市場. 除了正門口的菜頭粿店與其斜對面的紅茶店外, 還有出名的老店還有滷肉飯, 肉圓等. 裡面的福州意麵也不錯, 立食生魚攤我也吃過. 第二市場前面(靠三民路)部份主要是些有店面的小吃, 後面(靠興中街)部份則是比較像傳統零售市場. 除此之外, 還有些南北貨與生活用品店, 而台灣大道那一面對面的長崎蛋糕店總是排滿了人.

第二市場的佈局是有趣的. 一般的傳統市場裡面的通路不外乎與外頭的馬路平行, 長方區塊方便空間利用. 第二市場卻不是這樣. 裡面兩條從市場三民路兩個頂點斜通市場中央的走道一直是個疑惑. 往左後方走往廁所時可以看到右邊一個六角樓與向兩側展開的洋樓建築, 不過應該是依原有型態因損壞後重建又有鐵皮加蓋的洋樓.

我將來如果回憶起這個年代的第二市場, 對我來說大概就是以上敘述的樣子.

看了魚夫這文後有一種原來如此的驚嘆. 第二市場原建築包括以六角樓為中心向三個方向延伸出去的三翼洋樓. 從Google Map 的空照圖上可以清楚看到原新富町市場的六角樓與延伸三翼的輪廓. 三翼與週邊道路原有的空地已經建滿, 形成現今第二市場的外貌. 據魚夫文中所述, 第二市場原來是日本統治者為新富町高級日本移民區的日本主婦所建立的一個零售市場, 名為新富(町)市場. 不過一張註記為日治時代明信片也是將該建築標為第二市場」. 魚夫文章開頭感嘆道「...真是頗感世事滄桑,怎麼在日治時期是統治階級高檔貨的『日本人市場』、有錢人的市場,如今卻成了只是我們這一代勞動階層吃粗飽的所在而已?」他對戰後一代對第二市場的印象只剩劉克襄的「貧窮的記憶」感到遺憾.不過這個  「貧窮的記憶」是魚夫自己說的. 媒體記載劉克襄在帶領第二市場導覽時指出 帶著苦澀滋味的蔴薏,是一種小時候貧窮的味道」. 現在第二市場中的店家不只是吃粗飽的所在」. 古早味並不是像魚夫想像中的盡是廉價的庶民小吃. 而那個年代屬於大多本島台中人回憶的應該是存在於當時台灣人能逛的第一市場中的點點滴滴. 1978年祝融燒掉後第一市場改建成為第一廣場, 那個傳說上空停過搭載衛爾康過橋客的幽靈船的所在, 後來變得充滿東南亞風情的第一廣場(改建後沒多久時逛過一次, 真是頗令人遺憾).

如果要把第二市場回復成新富町市場的原樣, 是不是就破壞了現代台中人的回憶? 說到頭新富町市場也許也只屬於日本殖民者的回憶與魚夫的意象裡, 不如保有現在這種日台新舊交雜的樣子, 環境清潔公共安全整頓好. 也許樣貌不時髦不意象浪漫, 卻是充滿著各種印記與意義.




加入書籤 :


4/01/2015

打臉文: 商週的 "歐美大學宿舍讓你變成「人才」,臺灣的大學宿舍只能教你「吃苦耐勞」"


商週文在此
http://www.businessweekly.com.tw/KBlogArticle.aspx?id=11577

歐陸大學宿舍我沒甚麼了解, 像霍格華滋那樣的學院型住宿也只有極少數古老大學或意圖模仿那種學院制度的學校才有(牛津剪橋與彼得的哈猴.....). 另外也有不屬於大學而模仿劍橋學院的住宿, 如倫敦的 Goodenough College (不過我也只知道這一所).
我在1996年去倫敦的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UCL)讀書, 大概知道一點當時的狀況, 也去過不少英國其他大學的宿舍玩耍. UCL主到大學生宿舍是可以包餐的"雅房", 可能是一張或兩張單人床. 3~4間房+餐廚房為一個單位flat(公寓)在UCL主要是給研究生住的, 另外也有十多個房間共用一個廚房的 corridor(走廊)單位. 當然也有少數提供給家庭生活的宿舍. 去過幾個學校的corridor共用廚房, 他們的水槽或洗碗機裡常常堆滿沒人要洗的共用餐具(他們之中有人說了, 餐盤不是要用的人自己洗嗎?), 用餐時間共用廚房裡擠著熱愛烹煮或搭伙並擁有個人餐廚具的東方人. 如果有微波爐就要小心注意, 總是會有人把鋁箔飯盒丟進去微波, 導致閃閃發光. 放在共用冰箱裡的東西不用期待它總會忠實地待在冰箱裡等您(特別是長腳的土司與牛奶). 住西人宿舍我學到最重要的一件事是, 他們的洗碗精是"可食用"的. 碗盤用水沖沖刷刷, 打上洗碗精, 抹布擦一擦, 就了以裝盤了. 週末半夜酒醉學生進進出出吵吵鬧鬧, 更不用說偶爾會有的夜半喘息聲. 嚴格要求的火警鈴淨空(不管是真的假的還是演習, 就算寒冬半夜也不例外), 讓我回到台灣很久還保持著聽到火警還有必須向戶外移動的習慣. 不過最近這個習慣終於淡了.
有一年我跟亞非學院一個來自美國的猶太裔藝術史博士班學生分租一個flat, 我看著我這老美室友常常以 baked beans on toast (這老兄吃完後還要配一塊餅干當甜點)當晚餐, 我問他說這樣不會膩嗎? 他回答我, "你們東方人真是把時間都花在吃的上面了".  (你說拉丁民族都很晚吃又吃很久嗎? 也是, 不過我想人家也不是天天這樣搞啦).
(另外, 想要有個人衛浴, 在英國絕對不是"多花一點錢"就可以達成的事)

加入書籤 :


3/26/2015

相棒13季 最終話 (有雷有雷有雷)


不太希望聽到第14季的消息了..... 萬一有14季, 我大概還是會看..... 很怕一面看又一面罵. 疑? 多久沒動這個網誌了? 竟覺得爛到讓我跑來這裡發洩.

成宮寬貴飾演的甲斐享第11季第1話以一個衝動有正義感的有為年輕之姿被右京欽點為新任搭擋. 接下來漸漸淪為大花瓶一枚...... 如此發展到了第13季末. 從第12季開始常覺得有老狗變不出新把戲的感覺, 不過做為棒粉還是忠實地追下去. 第13季中安排了仲間由紀惠飾的同事東大法律畢的社美彌子(警視正?)並暗示她的重要性, 在這集中出現在4話中, 悅子也被安排了懷孕又得到白血病很有希望地接受著治療中, 次長父親甲斐峰秋在兒子的請求下為了患病的悅子假裝父子和解....... 萬萬想不到不到兩集後的最終話讓甲斐享驚奇地變成了一個已經犯案兩年的正義Dark Knight(DK).... 然後被右京親自視破然後落得心灰意冷.

不是說甲斐享不能當 DK.當了兩年了的DK, 如果第12季或第13季開頭就開始鋪陳這個梗, 成宮也不致淪為被我邊看邊罵的花瓶, 右京會早早就對DK產生興趣, 因為DK就藏在右京身邊, 變成最難偵破的一個罪犯, 合作又對抗的劇情會有變化得多. 最終話才出現這種安排, 根本就是要強制甲斐享畢業.

甲斐享的前任神戶尊是三個相棒裡我最喜歡的一個. 他一開始就以臥底的身份降階安排到特命科來考核右京. 有著不輸右京太多的才能但理念常與右京明顯衝突, 心有不甘但只能折服於右京的才智. 最後原來神戶本人也是被考核的對象, 目的是看這兩人的組合是否能主掌一個新的單位. 這樣的安排讓第8, 9, 10季十分出色.

第14季(如果還有的話)的新搭擋還沒公開, 傳聞中的選項有神戶尊回鍋, 社美彌子轉任, 其他名單包括織田裕二(青島俊作加入?!)、稻垣吾郎、齋藤工(午後人妻之愛?)、佐藤健、速水茂虎道、小栗旬等人. 個人覺得時效警察小田切讓也不錯. 如果要換女搭擋, 及川光博的美麗妻子檀麗(福家警部補+瀨在丸紅子)或武井咲(海月+松本)也可以. 仲間由紀惠還是回去當山田奈緒子與阿部寬搭擋比較合適. 或者久利生公平改當警察好了.

總之..... 甲斐享真是惡夢一場.

加入書籤 :


7/25/2013

2013夏季北海道薰衣草與道東之旅: 長週末難訂房


2013暑假在考慮後決定去北海道, 以薰衣草與知床國立公園為主要目的. 時間訂在七月初的十天, 跨兩個週末, 我請六天休價. 參考了旅行社訂票系統的查詢結果後, 請旅行社幫我們訂 7/5~7/14的華航札幌自由行.

旅行社說票OK了, 我也開始規劃行程, 構想從新千歲入北海道, 從旭川車開到知床. 一些資料顯示熏衣草在七月下旬會比較理想. 為了札幌購物成果不需要帶著遊玩, 理所當然把札幌排在旅行的最後兩三天. 再三考慮, 又把小樽排在第一天. 富良野的熏衣草行程越遲越好, 所以就是札幌之前的旅點.  循著這個原則, 再三比較各種訂房狀況, 排訂了 小樽, 旭川, 網走, 知床, 阿寒, 帶廣, 富良野, 札幌兩晚的順序.

旅行社訂好一週後, 我才想起要跟旅行社確定旅館訂房的事. 沒想到, 七月十三日的週末是日本的長週末, 旅館幾乎都沒釋放房間給航空自由行. 的確, 我自己上各大訂房網站查過, 這個長週末幾乎沒剩甚麼. 出發前甚至連貴的房間都很難訂了. 自己先確認了札幌自己訂到比較經濟的兩晚後, 我們通知旅行社改成小樽自由行. 旅行社問我們為什麼不改札幌的時間, 我看看我排好的行程表與已經預訂好的其他旅館,  行程根本不容許我把札幌的日子做更改. 心裡有點不爽快, 兩晚的札幌旅館價值比一晚的小樽住一晚高多了, 即使小樽package 送一人一個音樂盒製作課程 (我認為兩個人做一個就好了).

所以, 安排自由行還得注意到這樣的細節: 長週末很難訂房.

加入書籤 :


6/25/2013

日本拉麵湯, 喝還是不喝?


之前娘親說聽一個美食專家說日本拉麵湯鹹, 其實日本人是不喝拉麵湯的, 所以只要麵上沾沾湯味就好. 這我要好好求證一下. 求了的半天中文Google 大神, 正反雙方說法都有. 因為是台灣人說的, 自然跟我一樣模模糊糊.

還沒開始查日文Google, 就找到日本觀光廳的解說了. 答案就是, 麵湯是麵店最用心的部份, 是可以喝光光的, 但如果有需要留剩, 那就留吧.

那些沒有求證就亂說的假美食專家真是充斥著媒體.

加入書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