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rent Taipei Time

9/14/2005

後街老家(五)


是不是如Monica說的, 我們只能在地球上流浪? 這一點我還算是樂觀. 雖然失去了老根, 不過就像我家榕樹般的, 氣根也可以發展成新的支柱. 台中的家就像是氣根, 跟土地的新接點. 目前雖然棲身自己在英國租來的房子, 不過這終究這只是暫時的選擇.

 

夢(一) 

關於高雄家的夢有兩個.

 

在我小時後不只一次做過這樣的夢, 不過除了第一次外, 以後的幾次都是因為對這個夢所感到的好奇而努力做出來的重複夢境. 玄機右手邊的門進去應該是書房, 打開後裡面去是一個黑暗寬廣的空間. 沒有邊際沒有頂. 左前方, 有個很大很大的景象: 一個女人操作著紡紗車. 這個景象應該是以小時看的童話圖畫為模型形成的. 夢就只是這樣. 第一次做完這夢後就很奇怪, 想知道後來到底會如何發展. 有時睡覺時就努力想著這個夢. 有時會成功的做出同樣的夢來, 卻仍然沒有發展下去. 看來我不會說故事的特質從很小很小就確定了.

 

夢(二)

高中以後覺的自己的彈性還不錯, 玩起跳高來了. 大學時也得過一些校內與地區的獎牌. 這個大學時代的夢就是關於跳躍, 垂直的跳, 跳到雲端, 看到了家的屋頂, 樹, 與院子的地台. 慢慢飄落後, 又再跳上去, 再飄落. 飄浮的感覺很自由, 很涼爽. 這個夢也沒有劇情, 就是跳躍與飄落.

 

往後, 老家的景像也許只會出現於照片或夢境裡.

加入書籤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