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rent Taipei Time

9/05/2005

後街老家(二)


高雄老家下週要歸還給鐵路局. 其實鐵路局要收回改建的計劃早在十多年前就有耳聞了, 也看過類似藍圖的東西. 雖然大家都知道有一天總要失去這個大房子, 不過確也沒想過這一天會如此逼近, 逼近到我來不急回去看看.

 

建築生殖

這間日本房子充滿了外公的斧鑿. 外公是土木工程師, 興土木本來就是他所擅長. 雖然日本房子不小, 不過卻也不足以滿足傳統大家庭聚居的需求. 對別人來說也許屈服於土地的限制是理所當然的結局, 不過對於外公來說, 寬廣的院子卻給了他發展的空間. 外公是個十足的實用派土木工程師. 空土地存在的意義對他而言就在於他的可建設性. 因而, 爸媽結婚, 外公從門口東惻的房間推了出去蓋了間新套房 (與浴廁間是沒有門的). 房間原來的位置好像是個露台. 哥哥考高中聯考那年從房子西惻的小房間推了出去蓋了一間小書房 (夏天很熱的房間) . 舅舅一家從台北搬回來後從西北角的房屋陸續推了兩進出去, 加了兩個房間含衛浴. 哥哥結婚時外公也在北邊走廊惻為他準備了間新房. 房子的發展, 就紀錄了家族的發展.  原本四四方方的房子以各種方式延展出去.

 

除了連接著主屋的新房間外, 院子裡有有些獨立的小屋. 其中位於廚房西惻外的算是一間完整的房間. 很久以前聽說曾經外租給學生. 我有印象以來他已經變為儲藏室, 堆滿各式各樣各樣的舊東西, 包含當年爸爸從印尼來台灣時帶來的木頭行李箱.這個房間在我表弟大一點需要個人空間時清理回來成為一間書房. 院子裡散佈的其他小型建築不外是工具間與小儲藏室.

 

主屋外還有兩個車庫. 分別是給舅舅一家與我們一家的. 我們一家車庫建築還發生過一段插曲. 外公在車庫屋頂上放了一個瓦鎮, 瓦鎮正對著對面杆仔店. 瓦鎮本身除了有建築上壓瓦的功用外, 還有鎮邪的意義. 店家門口正對瓦鎮卻是不吉利的事, 大概是瓦鎮避的邪全彈到對面去了吧. 因此, 對面杆仔店跟我門抗議過, 不過外公很堅持. 瓦鎮好像失蹤過. 不過以後杆仔店一直都是拉下正對著瓦鎮的鐵捲門做生意的.

 

庭園 

雖然原本院子空地上加蓋了許多房間, 不過還是有很多空地. 前庭有兩棵日據時候就已存在的老榕樹, 一直負責維持紅漆大門後頭的神秘感. 前院本來有一株香香的桂花樹, 忘記那一年時消失了. 房間的東邊本來有兩棵龍眼樹, 小時候一直不結龍眼的. 某時後起又開使長龍眼了. 現在是只剩一棵龍眼的. 後院有一棵巨大的土芒果, 那顆的芒果永遠是白肉的, 吃不了. 外公用粗狀的芒果樹幹為小朋友結了個秋千. 院子的東北角有一棵蓮霧樹, 曾經也是巨大無比,每年也都結好多蓮霧, 可是既不甜又有蟲, 所以也是從來都不能吃. 外公去上了園藝課後才知道果子不甜的原因一部分是果樹太巨大.蓮霧樹後來因為白蟻的問題砍了.

 

我家外公是不喜歡小孩出門的. 因為這樣, 我家後院做了個籃球架. 從此小孩沒有藉口要出門打籃球. 同一塊水泥地台也可以架上羽毛網, 我們也有桌球桌. 小孩不用出門打球, 連我家小狗也不用出門溜. 

 

院子裡還有個錦鯉池, 是外公上園藝課後挖的. 院子裡也有許多花花草草. 早先是媽媽種的. 那時外公是花草不分, 只要不"實用", 都是會不小心被他鏟除了. 上園藝課後他總算是有一些概念了. 某個時期開始我家種好多印度櫻花(羊蹄甲), 常常開花, 很漂亮. 我家還有棕櫚樹兩棵.

 

門神般的 兩株老榕樹的命運會如何呢?

加入書籤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