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rent Taipei Time

6/06/2008

夜探米勒


(4th June)
星期三下午就這麼約了王子跟仙女夜探米勒展. 米勒展已經上週末開展已經引起一陣旋風. 夜探最主要的用意是希望避開週末的人山人海. 沒有先做功課就去了, 便用我的雙眼跟心自己來感受大家名作! 也許是幸運, 一如預期週間晚上看展的人很少. 售票處與入口都沒有隊伍. 等待時間為零. 場內可以平舉雙手碰不到人, 真是為之感動. 總算可以好好的欣賞一個展覽. 展場中唯一干擾到躲的是七點鐘的一團體導覽. 不過這也沒甚麼好抱怨的了.

這次的畫展分為四個主題區(以位置順序): 巴比松派的田園畫; 當時的鄉村主題攝影; 米勒的畫; 與米勒繪畫主題類似且受攝影影響的畫. 其中米勒區又分為三個區: 米勒早期; 晚禱與拾穗; 米勒晚期.

主題中的主題, 也就是此次畫展中的主角, 便是米勒的曠世名作晚禱與拾穗. 諾大的房間只有這兩幅. 晚禱與拾穗隔了十多公尺相望, 有足夠舒適的欣賞空間. 米勒成熟時期的畫充滿對農民的關懷與感情. 這種關懷與感情的表達躍然紙上. 縱然畫面細膩栩栩如生; 也讓觀看者保有許多想像空間. 但是, 我拋開過度的想像與細節, 忘記人們對三個拾穗貧婦身份的所有憶測, 不去猜想晚禱的內容與收藏的過程如何波折, 站在畫前單純的凝視. 晚禱中一對農民似乎尚未能結束一天的工作, 籃裡的馬鈴薯只有那一些. 似乎是聽到了遠方的教堂傳來了鐘聲, 放下了手邊的工作低頭靜立禱告. 這禱告必然是虔誠與衷心期望. 雖然無奈, 但還沒放棄. 拾穗對比三個拾穗貧農與遠方貴族地主大陣丈的收割隊伍, 遠方忙碌的情景與前方彎腰疲憊且孤立的三個人, 地上幾乎無穗可拾, 極樸素的紅黃藍綠色調, 讓我感到悲從中來.

米勒前期區的人物畫顯得無趣, 不過可以明顯看出米勒早期與成熟期的差異. 當中一幅篩穀者是米勒第一幅在沙龍中展出的農村題材作品. 篩穀者篩的穀子生動的好像真的飛了起來般. 篩穀者的描述也是細膩沒有遺漏.

(6月19日追記)
其他的展區, 我對第一區田園畫比較鐘愛, 畫風與主題比較有特色. 最後一的區的畫則受米勒的影響, 有用類似主題的畫與米勒一別描頭的意味. 這樣的直接比較很容易就感覺到米勒的特出. 布荷東的"穗者之歸"把貧苦的拾穗者表現的尊貴的像希臘神祇; 柏杜安的拾穗者在雨前狂奔, 拾穗者有豐收之感. 不過, 這些感受是在看完米勒的悲情拾穗之後的感想. 我對畫技就沒太在意了.

加入書籤 :